来自 行业新闻 2021-02-28 00:37 的文章

乙方(代理商)眼中的20大“差评”广告主

  ”的帖子像导火线一样,再次引爆了这个话题。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原则,TOP君纵览全帖,从中筛选出了“最受乙方差评的20大广告主”。

  复杂又紧急的项目,KV和layout让设计来回改了十几版,东西给过去永远找不到决策在哪一层。乙方天天催确认,甲方专员说等上头品牌经理,品牌经理等上头大领导。

  修改意见回来后设计师看了都不知道要怎么改,因为更像是聊天记录。先是某A写一句“这样改会不会好些”、然后平级的某B说“嗯,我觉得某A有道理,另外建议再XX一下”、之后某职位最低的某C写一句“是否需要加上XX…”大部分都还是问句!就是没人用确认的语气说要怎么改。

  Minisite开发差不多准备上线了,甲方突然改flow chart。后台都做完了才说要改flow chart!!!!

  至于企业文化…只能说接触下来真的大部分都是碧池,从来不会好好说话,明明问出来的都是傻逼问题,对方还能满满的优越感。

  催稿狂魔。知道什么叫一天做100个创意吗?还他妈都得做成海报画成脚本的创意!一天的时间啊,朋友们。全部做完了提案,提完了修改其中的五十稿。修改时间给多久呢?还是一天!一天啊!在联想的市场部眼里!时间不是金钱,时间都特么是大钻石啊!

  一个领导一座山。C领导年初开会随口关心了某个项目,该项目立刻迎来各种预算支持要推广,完全不顾产品自身是否准备就绪;C领导撤了,做到一半的项目立刻腰斩,别说推广预算没了,甚至产品都要cancel。惨的就是乙方,你大联想部门营销总监、市场经理邮件确认执行的项目,换了领导立刻不认了,硬生生表示拒付最后砍掉100来万。

  各种官僚,臃肿,拖,人浮于事,搞一堆有的没的,产品问题却无人关心,看看官方社区,消费者投诉累成山,最后消费者都麻木了。

  坚信广告公司喝西北风是可以活下去的。海尔在整个广告圈中可以登上十大恶人榜前三,不是不过稿,不是专业差,也不是工作量大什么的,这些都是小儿科,海尔的必杀技是:不给钱!

  海尔开创了中国甲方广告费用结算新时代,他们的战术非常简单:能不给就不给,能晚给就晚给,能少给就少给。

  三大战术生生拖垮了多少家4a和local agency我就不说了,两只手数不完。还拖垮了广告产业的无数下游公司,多少拍片公司是坐等两年一次结款啊!

  知道联合利华为什么打不过宝洁吗,你去看看他们市场部就知道了,学历高,打扮好,脾气屌,可惜,一谈专业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不可怕,可怕的是他们坚信:无知就是力量。一个从业十多年的公关总监被指着鼻子骂:你根本不懂怎么做活动,我来告诉你!是这样这样的。一个耗资仅需五万的超大型的活动就这么变出来了,然后就逼着乙方去执行。

  做到你想死的客户,做到你死了都不安生的客户,做到连肯德基其他部门都看不下去,觉得市场部太残忍了的客户。

  更可怕的事,他们全部都是宇宙级辩论高手,服务一段时间后,你会深深的怀疑自己的智商,并开始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抹脖子的心都有。

  每次开会给你个天大的brief,无限制的预算,你做吧,你做完了提案,就是一波人听完了拷一下方案,下一拨人再听完再拷一下。

  几轮下来,最后告诉你说我们不找供应商了,自己想了个创意自己做了,你一看哎呦卧槽这不就是我的创意改了个标点吗。

  红星美凯龙最不要逼脸的是还拿偷来的创意发软文给自己吹牛逼,自我感觉这么良好的甲方也真是日了狗!

  骂我说:为什么你给我的ppt上面不能打字?于是我默默的给她加了一个文本框,里面写了四个字:这里打字

  搞个公关活动,给公关公司留一间员工客房,9个乙方员工挤在一间房!一个标间啊!乙方不是人,都是罐头吗!

  活动现场说你们这射灯这么少太暗了多来几个,姑奶奶开执行会的时候你是要求只剩三个灯的,这荒郊野外的度假酒店哪去找灯啊。

  做过某日本制药企业公关部甲方,感觉大家都挺不容易的,所以每次跟供应商沟通,只要对方态度不错,即使有点无关紧要的小问题,自己打电话见面时也都是好言好语,从未责骂。

  结果反而遭受上级三天两头的责怪:你不能对供应商态度太好,你对他们好,他们就会不拿你当回事,就会欺负你,就不好好干活……你就是太弱了……

  做了两个月就离开那家单位了。现在做记者,依然愿意与各个企业公关部的人保持良好的关系。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都是出来混口饭吃,只有尊重对方,才能赢得对方的尊重。

  白手兴家的土豪品牌尤其喜欢自嗨,觉得自己的产品老屌老屌的,罔顾传播环境和消费者的变化。你们在地铁站看见都教授那个像是用屁屁踢拼凑出来的广告是许大大亲自批的文案。

  赶上要发新车了,搞个campaign呗。照理说这个案子我们是负责social的,正常情况下,我们应该甲乙丙,或者甲丙,或者乙丙开会来讨论整个怎么做,出个big idea嘛,然后咱们围绕着这一套创意方向来做social上的东西,平面、段子、甚至小视频嘛,对吧。

  结果实际上是,甲方把事情全部拜托给了乙方,乙方派派我们的肩膀说,这事儿就看你们的啦骚年!奥尼盖意西妈苏!

  其实在我看来,这是好事儿啊,等于咱们变leading agency了嘛,虽然钱拿的最少,但是作品是咱们主导,文案设计都是咱们出,多屌啊。大声笑,笑出声!

  要我们搞新车型吧,背景资料什么都不给,完完全全是零,连甲方的需求也问不到。(真的是问不到,因为我们没法直接跟做XXX营销部部长的日本太君联络,就只能联络下面的人,联络下面的人就让等,等等等等。)

  幸好老子练过,对车子是熟了,西方东方哪一个车牌我不熟悉!?德国的三驾马车,我跟他们谈笑风生!况且,这个车型嘛在北美其实已经开卖了,虽然TOPGEAR还没上过,但资料还是很多的,于是,我开始了长时间的研究探索,北美的本车型的资料报告,消费者反馈,所有的平面,TVC,agency做的research,全部看了几遍,好久没看那么多英文资料了,眼睛很疼啊!

  乙方还开玩笑说,这么屌下去,我们要没生意做啦(呵呵,说得好像你们在做什么一样,不过事后才知道他们真的在做…)

  就准备一系列的海报啊等等乱七八糟的,我们准备的这所谓的big idea,也要由乙方来准备tvc什么的嘛,就这么过了几个月,还有两个月新车就要发了。

  突然乙方跟我们说,诶,跟甲方聊了一下,你们这个idea放在大陆还是不大好呢,消费者会不会看不懂,那啥,我们自己搞了一套idea啦,不过你们的东西也是棒棒哒,别灰心哟~

  其实这也没什么,可是啊乙方,你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们,我们可以不用做那么多没用的东西啦,更不用导致最后来按照你们新搞的一套东西来么,时间那么紧。而且,大哥,要做的很多素材你们明明有的为什么不给我们,害的我搞了很多办法从美国要来点素材做海报啊!

  最后在这个campaign里,我们变成原来一样的角色,就出一些social的东西,这没什么,本应如此嘛,但搞笑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海报里的文案自己写的,觉得还挺牛逼,整个layout我跟设计大师说,先做个70%水平的,到最后完稿弄个100%水平的高大上的瞎死他们。

  有冇搞错啊大佬!我们是要和奔驰什么硬拼的品牌你跟我说嫌太高级了是几个意思!你故意要做的低级让车卖不掉嘛!你居心叵测!

  到了发布新车的,某车展的现场,我们在媒体日的前一天就进场了,因为咱们是agency嘛,进去之后我找好最佳的拍摄角度,调试好机器,电脑,网络等等,就等第二天发布会呢,拍好最棒的照片,马上上传,由官方微博发布。

  当然啦,照片也是我拍的啦,所谓文案能写,策略能写,照片不能拍,图不能修,这怎么行呢?相机也是我自己的,至少照片的质量秒杀了那天所有到场的媒体,包括爱卡,之家,搜狐网易新浪等等。(不是我拍的多好,是他们太…太随便了…)

  在中国区老大,太君XXXX一口非常不错的日式英语的演讲下,车拉开帷幕,我啪啪啪拍了好多照片,挑了一张准备发微博了,突然一看,不对啊…好像哪里不对…

  原来引擎盖没盖严实…漏了一条缝…而且甲方乙方没有一个人发现…我立马提醒了甲方,甲方马上安排一个黑衣人在段落间歇时冲上台去,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打开引擎盖马上再盖起来…

  当然,中国汽车爱好者和那群媒体都没那么敏感,事后的监测里,即便第一波照片已经流出,没什么人提到那款车的引擎盖没盖好的问题。

  电视台的关系真是乱,各种主持人都要靠关系上位,agency乙方还能真的拼实力?参加过三次比稿,第一次是是我们无知天真,第二次反复问对方是真比稿还是陪稿,第三次宣称由某4A和某第三方咨询机构担任评委保证公平公正公开,结果呢?次次都是一家没听说过的公司胜出,最后做的内容还有我们提案的影子。连续在这栽三次,真的是我们太天真,不怪SMG,呵呵。

  开会伊始光线某团队 leader先把乙方出的内容骂的狗血淋头,半小时后,该 leader 开始侃侃而谈自己的 big idea,不幸的是,和之前被他骂的内容分毫不差;

  永!远!不!发!邮!件!永!远!都!要!在!发行、线下、新媒体、片方等等等等共有的微信群!下 brief!永!远!没!有!人!总!结!所有 brief 都是一人一嘴的聊天记录!最后就是:我们不是在微信群里说了吗?你们去看啊!

  合作一次之后总结出来,光线宣传三法宝:提档、校园点映、「新媒体的同学你们发力啊发力啊力啊啊!!」

  万达——我们要求不高,只要能24小时随时给我们改方案做提报就行了,对了,我们董事长刚刚又买买买了个公司,记得吹一下。

  万科——我们不会投放的,我们有自己的分销和电商,我们不是开发商,我们是各类社会活动的组织方。对了,这十篇项目软文下午给我们发一下。

  融侨——不要问我们和金辉撕逼的事情,我们是外商,外商身份你懂吗!为居者着想后代留鉴!综合实力排名××名!你们照着华润的逼格十倍了给我们吹。

  碧桂园——不要和我们提业主负面意见,我们主席捐了多少小学你们知道么?按恒大的标准,十倍了给我们吹。

  宝能——我们没钱了在搞内部集资了,工程停工了,所以广告费也得缓缓,但宣传不能停啊。按照万达的标准,十倍了给我们吹。

  绿地——我们是行业内的老大,没有之一,记住!2014年我们成为全球第一房企,不用吹,这是事实。春节假期的软文记得先写给我,记得加上“世界的绿地,全球绿地。”

  以前待的公司,不知道老板的运营思路是怎么样形成的,一年接十个活,差不多半数都是各类政府单位,市、区一级的宣传部啊、水利局啊、发改委啊什么的,服务内容包括相关活动策划、政绩宣传片、招商宣传片、公益广告、汇报专题片等等。政府单位的人,大多对广告、公关什么的都不太了解,相对于企业策划营销部门的人精(zha)们好糊弄一些,但缺点是超乎寻常的麻烦和傻逼。

  先说麻烦。在一个活儿最初的时候,不像是在企业,怎么着都是个中层员工与你沟通,除非遇到白痴,基本上还是能够将上级的要求传达的差不多的。然而我们所接触的绝大多数政府小项目中,开始都是科长一级的家伙领着几个科员就来了,他们的特点是复读机,拿着个本本,原封不动的将他们领导的意见传达给我们,没有解读。你继续问,他就会说“哎呀,反正我们把领导的意思传达到了,你们是专业的嘛”。如此这般,问题就出现了——你懂得,我们的领导,说话都是含含糊糊,跟正常人完全不是一个语境,这导致需求极为模糊,你只能自己琢磨,这一琢磨不要紧,广告人头脑风暴惯了,能特么琢磨出来N种版本。另外,最最麻烦的是,领导不是一个,万一是局长吩咐下来的活儿,中间要经过厅长、处长等,最后到科长,每一级都得伺候,都得照顾他们的感情。

  再者就是傻逼。政府单位很没有契约精神,他们找你干活,内心的潜台词往往是“找你们就是看得起你们了”。你找他们签合同,他们觉得你丫是不是在开玩笑,我堂堂国家部门,还会欠你们这点小钱吗。于是,你只能继续哄他们,苦口婆心的讲这是公司规定云云。好了,合同终于签了,要开始工作了,他们说,汇报工作迫在眉睫呐,你们这个宣传片,务必三日之内交片。公司上下全都疯了,前期准备、拍摄、后期加剪辑,三天?三周还差不多,您老怎么不早下通知呢。人家听到这些,就不愿意了,脸一板说“你们不是专业的吗,就因为时间短才找专业的呢,好吧,给你们通融两天”。然后我们如蒙大赦,就差磕头了,全公司加班。好不容易,交活儿了,打电话要钱,竟然开始砍价了,说钱太多了,能不能再少点。我擦,你合同都签了。我们又开始哭了起来。

  当然,客观一点讲,也并非每个作为甲方的政府部门都这么二,有利索的,很少。有时候,和老板去找他们谈事儿,老板都快六十了,见到个比他小二十郎当岁的某某处长、厅长都是满脸堆笑、点头哈腰,人说什么都回应“是、是、是”。每每如此,都对这个行业产生极度的厌恶。

Tags:行业新闻
  • 上一篇:陌陌跻身移动广告平台四强